[网贷聚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网贷聚焦] 首页 网贷聚焦 查看内容

裁员风暴下的网易,如何赢得下一个十年?

2019-12-2 18:50| 发布者: 聚焦小编安安| 查看: 8468| 评论: 0

摘要: 过去的三个季度,是网易遭遇瓶颈之后艰难转型的三个季度。时间回滚,纵观过去两年的时间,网易也都在这种艰难的状态中沉沦。 进入2019年,网易的变革加速,变革主要围绕着“调整、巩固、聚焦”这几个 ...

过去的三个季度,是网易遭遇瓶颈之后艰难转型的三个季度。时间回滚,纵观过去两年的时间,网易也都在这种艰难的状态中沉沦。

进入2019年,网易的变革加速,变革主要围绕着“调整、巩固、聚焦”这几个方面来进行,调整一些不盈利业务,巩固已有优势,聚焦内容产业。

网易业务涵盖多个业务板块,但游戏一直是营收的大头,在诸多业务中扮演顶梁柱的角色。为了发展,也为了改变营收结构不够合理的问题。网易努力发展电商,试图通过“电商再造网易”,但网易电商的重资产模式导致毛利润较低,净利润更是长期处在亏损线上,最终被优化掉了,考拉海外购被打包出售,“再造”之说越发无力,电商业务由此式微。

十数年磨砺的教育板块网易有道赴美上市,成旗下孵化的第一个上市子公司,网易似乎又迎来了一个高光时刻;游戏业随着国家版权号的放开,再次成为瞩目的焦点,上市近20载,游戏似乎仍然是主力,但颓势已现;云音乐及其他业务贡献有限,仍是扶持项目。

业务调整之下,网易的未来在哪里?透过网易本季度的财报,我们或许可以看到一点端倪。本季度财报,总体上营收增速再次下滑,各主要业务可以概括为“游戏业务稳中有进,创新业务价值彰显,电商业务渐次边缘”。但种种迹象显示,中年网易已现疲态。

营收减速,颓势初现

网易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网易本季度营收146.4亿元,同比增长11.2%,环比下降22%,远低于彭博预期的174.12亿元。基于美国非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47.3亿元,同比增长74%,环比增长20.5%。

财报公布后,盘后股价连续上涨,资本市场的积极反应,会让人误以为网易目前的情况很好,实际上股价反馈与网易目前的现状还是存在一定出入的。

就总体营收而言,网易的增长有限,增速较上季度下滑明显,低于资本市场的预期表现。净利润增长迅猛,跟考拉出售关系密切,换言之这种利润增长并不具有可持续性。

回顾近九年来,网易营收从55亿增至2018年的672亿,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6.7%,九年增长12.2倍,已经相当不错了。去年增速为24.1%,今年预计会继续下滑,这点从前三季度的业绩就可以看出来。

(数据来源:网易财报)

前两个季度网易的营收基本维持在183亿到188亿之间,一二季度相差不大,三季度掉落到146亿,主要受到考拉出售和网易有道上市的影响,预计这一影响经会持续,可以看出来营收基本维持现状。

从增速来看,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增速分别是29.5%、15.3%、11.2%,增速也在渐次下滑,前三季度同比平均增速为18.6%,较去年再次下滑近6个百分点,四季度的增速在目前看来,回升不会很大。

这种营收减速,部分反映了网易目前的现实困境。

一方面此前作为内部重要营收增长引擎的跨境电商业务被打包出售,剩余的网易自营电商严选,占总营收比重小,在集团内部声量小,被纳入到创新板块中,不能再作为引擎驱动;

另一方面有道虽然上市,但还处在亏损之中,唯一有希望的游戏目前增长也不如预期。

就拆解营收构成来看,网易的游戏本季度营收超过100亿元,达到115.3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的78.7%,同比增长11.5%,游戏占比超过7成,仍然是绝对主力,增长保持平稳,但增速下降颓势已现,其他业务就更表现一般了。

其他板块,上市的网易有道净收入为3.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8.4%,增速迅猛但占总体的比重不高,亏损扩大;创新及其他业务的净收入为27.5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

本年初,网易定下的四大战略业务部署,“游戏、电商、教育、音乐”四个板块。目前来看,只剩下游戏业务仍然是一枝独秀、独挑大梁之外,其余业务不容乐观。加之目前增长放缓的当下,说明尽管做了一系列瘦身行动,仍然难掩网易现下的颓势。

多元化受挫,“大本营”游戏触顶受困

18年底游戏版权号的恢复,对国内游戏市场来说是重大利好,国内游戏市场也逐渐走出低迷。伽马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游戏市场的销售收入为1163.1亿元,同比增长10.8%,相比2018年有了明显的回升。

作为游戏业“大户”,截止网易Q3财报,网易游戏业务已实现连续六季度破百亿营收,网易游戏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在国内外的市场竞争力。

此外,游戏作为网易的现金奶牛,贡献的毛利润和净利润均在下滑。今年网易在线游戏的营收占比从去年61.4%上升到本季度的78.8%,上升17个百分点,但游戏增速却下滑到11.5%。营收占比扩大增速却在下滑,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一方面,如今一众互联网巨头纷纷朝着多元化方向演进的时候,网易“把鸡蛋装进一个篮子里”,看起来并不算明智之举,对外宣称的聚焦游戏主业,似乎更像是多元化受挫之后的被动妥协。

另一方面,作为此次财报唯一可以看得过去的游戏,天花板显然已经显现。作为国产游戏大厂,连续六个季度游戏营收过百亿,一方面固然彰显了网易游戏的竞争力;另一方面,网易的游戏天花板显然已经触及,再难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反映到实际业务上,网易游戏的业务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在经典游戏方面,网易延续了之前的火热。但新游戏表现不佳,据伽马数据相关报告显示,游戏流水测算榜中,新游戏前五中没有一个是网易游戏。

而梦幻西游、大话西游等经典IP游戏也仅排在游戏测算榜前10,表现也不算很亮眼。比起腾讯推出的国民级爆款游戏《王者荣耀》等,网易在这方面可谓乏善可陈。

对此行业相关人士表达了担忧:如果新游戏始终难以有突破的话,依赖原有的旧游戏很难扭转现在游戏停滞不前的局面。

针对目前游戏业遭遇的“困局”,网易采取三项措施,来挽救危局。

一是力推经典游戏出海,加速海外流量变现;

二是针对国内市场推出多款新的游戏,挽救目前在国内市场的疲软态势;

三是加速布局电竞赛道,强化游戏竞技产业的带来的收入。

目前来看,除了游戏出海表现还算可以之外,其余两项举措成效并不显著。目前,网易海外游戏市场对网易游戏整体营收比例的贡献超过了10%。

App Annie近期公布的2019年8月中国发行商出海收入排行榜(综合iOS和Google Play)显示,网易位列第一。网易旗下的《荒野行动》连续在8月、9月、10月多次登顶日本iOS畅销榜,人气很高。《明日之后》更是登顶台港澳、日本、新加坡、东南亚等多个地区的App Store、Google Play双端下载榜,全球下载超4000万次。

同时,海外市场的漫威IP拿下后,网易将会针对Marvel(漫威)IP开发若干款游戏,而Marvel Super War(漫威超级战争)是其中之一。

11月,网易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成立的游戏研发工作室正式开业,该工作室力主招募本土和海外优秀人才加入。

不过,游戏出海的主力仍然是集中在老游戏以及老游戏在开发上,新游戏表现并不好。随着国内游戏大厂的集体出海,网易面临的国内竞争将演变成全球竞争。尤其在游戏出海方面无论新老游戏的表现还是游戏产业生态布局,占据国内游戏榜首的腾讯都占据着明显的优势,更有更多全球玩家例如谷歌、亚马逊等,出海缠斗网易也不会占到太多好处。

此外,本季度网易在国内市场一系列手游相继推出,包括:《量子特攻》、《轩辕剑龙舞云山》和《花与剑》等。接下来,网易还将推出《梦幻西游三维版》、《阴阳师:百闻牌》、《漫威超级战争》、《阴阳师:妖怪屋》、《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星战前夜:无烬星河》、《倩女幽魂隐世录》、《暗黑破坏神:不朽》和《宝可梦大探险》等手游产品。

相信这些游戏的推出,会为下一季度的手游增加不少游戏爆点,但市场对该类新游戏的反响如何,新手游对整体游戏营收改善能有多大,均还有待观察。

除了出海和推新,网易在电竞上的布局也提上日程。今年八月,网易宣布计划投资50亿人民币,在上海青浦建设网易电竞生态园区。相比腾讯,网易在电竞上的布局算是棋差一步,直到2018年才开始渐次打开局面。此次大手笔投入,正显示了网易急于在游戏产业另辟新天地的迫切心理。

在出场即被腾讯甩出一大截的网易电竞,能否在接下来实现逆袭,尚未可知,但眼下网易电竞主要还停留在输血阶段,依靠电竞盈利并不现实。

此外,游戏运营方面爆率不透明,也招致游戏玩家的厌弃。之前爆红的《阴阳师》就被玩家吐槽,玩家氪金数万元抽不出一个SSR愤而退出游戏,其“氪不改命”的机制引起群嘲。

网易游戏如今内则面临原创乏力,触顶天花板;外则对手握强大资源的腾讯游戏无可奈何,网易游戏的困顿可想而知。

除了主营游戏业务内外交困触顶窝心之外,网易有道的亏损更让人揪心。

网易有道风光上市,增长黑马还是“黑洞”?

有道风光登陆美股,拆分后上市,交出了首份成绩单。营收3.46亿,同比近乎翻番。但普通股股东应占净亏损2.422亿元,也比去年同期的7700万元增大,同比扩大2.15倍。

本季度网易有道的营收增长确实是重新划分之后三块业务增长最快的,高达98.4%的增速,堪称本季度业务增长黑马。

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的相关业务,无论是在线课程还是智能硬件都表现突出。在线课程销售额达到2.9亿,同比增长140%;K12的付费人数同比增长179%;有道词典笔和有道翻译王等销售表现优异,带动相关的教育智能硬件同比增长7.07倍。

与此同时,分拆上市以后大规模的营销费用反倒让有道的现金储备下降,关联到这近100%的增长,可以明白网易的增长正是砸钱换取增长的老套路,这种老套路在当下获客成本越来越高、流量见顶的情况下显然是越发困难。营收增长不到1倍,亏损同比扩大2倍,这种模式也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网易有道是网易旗下首个独立上市公司。目前,以有道精品课为代表的在线课程、以有道词典笔为代表的学习型智能硬件,以及伴随月活过亿的学习工具产品带来的广告收入构成了有道公司的营收。

网易有道一直以来难以摘掉免费的帽子和一直提不起来的付费业务,其毛利率一直低于在线教育行业的平均水平。此次业绩增长,可以看做其企图通过营销获取营收增长的一个尝试,但从结果来看,显然难以为继。

高速增长的营收和持续扩大的亏损,出现了倒挂的现象。长此以往,高额的营销费用必然吞噬掉企业增长的利润,成为增长的“黑洞”。上市之后自负盈亏的有道,能否最终变成一个赚钱的生意,还不确定。

除了持续亏损的有道之外,电商业务的调整才真的是大刀阔斧,这一刀下去,电商业务彻底被边缘化。

电商业务瘦身合并,风光不再

此次报表对外披露中,网易将原来的广告、除有道外的其他创新业务(比如云音乐)以及电商部分剩下的严选部分,统统划为新的创新业务等其他业务,这就让它的财报显得更有看点。

考拉卖身之后,依靠网易严选独立支撑网易的电商业务,显得极为艰难。并且严选的收入总体对总营收贡献不大,被归为了创新及其他业务,这次对外披露显示了电商逐步被边缘化的现状。

9月5日,网易与阿里正式达成股权转让协议,阿里动物园里面新多出了一员,网易考拉改名考拉海外购,阿里则支付网易20亿美金现金对价,完成收购。收购完成之后,网易旗下只剩下网易严选这个自营电商平台。

曾经被丁磊寄予“再造网易”希望的电商业务,就此在网易的战略棋局上沦为“弃子”,尽管处置了考拉海外购之后,电商业务实力大减。但自营的严选仍然扛起大旗,动作不断。

严选今年7月中旬上线了9.9元超值专区。目前,其新增客户、转化率以及加购率均高于均值2-3倍。10月,网易严选又在上海开设了首家线下店,这是继杭州之后又一家线下店面。线下业务未来将成为网易全渠道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在杭州、上海、深圳等一二线城市开设更多线下品牌店。

但是面对京东、阿里甚至苏宁等实力雄厚的零售电商巨头,其后发的微不足道的市场份额,能不能抗住京东、阿里、拼多多甚至苏宁等的围剿狙击,犹未可知。

首先,考拉的出售即是前车之鉴,考拉因为网易不太完善的国际供应链劣势,导致在与阿里、京东等跨境电商平台在竞争中落入下风。而物流又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的烧钱行业,但对电商又不可或缺,未来网易严选到底是采取外部合作还是走自营物流这条路,这是网易严选必须回答的问题。

另外新零售的大幕已经展开,围绕着技术、线上线下一体化、协同作战的新玩法,一向在线下鲜少布局的网易,能否在这场新零售大战中脱颖而出,也存在诸多疑问。除了风光不再的电商,网易的创新业务总体表现也不令人满意,增长也逐步放缓。

创新业务驶入减速区

由于业务调整,本季度创新业务包含了严选、广告、网易云音乐等等,本季度创新及其他业务同比增长仅为4.5%,增速放缓。创新业务未老先衰,值得警惕。

在诸多创新业务中,一直受外界瞩目的就是网易云音乐,三季度网易云音乐也推出了许多大动作。

2019年9月,网易云音乐获得云锋基金7亿美元融资,这将有助于网易云音乐进一步发展,目前网易云音乐在做的事情是社区化。

8月初,网易云音乐更是上线了社区版块“云村”,为用户提供表达交流、自由创作的平台,不仅加深了社区用户间的互动,还塑造了良好的平台生态,推动优质平台和优质用户互相反哺的良性循环。

目前,网易云音乐已经成为原创音乐的“爆款发源地”。本季度,网易原创音乐扶持的效果凸显,涌现了多个例如隔壁老樊、颜人中、沈以诚等原创音乐人,产生了多个原创爆款音乐作品。其中,歌曲《大田后生仔》总播放量突破3亿+。《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总播放量破6亿,评论量25万+。

这可以看作是网易云音乐解决版权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通过原创扶持,形成自己的原创版权乐库。网易云音乐的价值已经显现,但内容成本高企所导致的盈利难题仍然是困局。

相比提前布局音乐拥有诸多版权的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动辄下架,歌曲变灰等等,导致网易独家版权的音乐直线下滑,用户的体验也不够好;随着版权越发规范化,内容版权的支出成本愈发高涨,这就导致了网易云音乐的盈利遥遥无期。

腾讯音乐凭着提前布局,手握上亿流量和强大资源,在在线音乐领域头部效应越发凸显。本季度腾讯音乐财报显示,腾讯音乐本季度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对比还在版权困境中四路突击的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的优势明显加强了。

在线音乐领域,网易云音乐如何在腾讯壁垒之外实现突围,目前尚且看不到破局之法。

裁员风暴下的企业文化

现在更加令网易头疼的是,裁员风波引发的“舆论风暴”更是席卷全网,一贯低调的网易在口诛笔伐之下,显得更加的被动与无力。

11月23日,一名自称在网易游戏工作了5年的老员工发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以下简称《网易裁员》);该员工将网易裁员的内幕公之于众,一时间暴露出了网易目前艰难的生存窘境。

舆论的压力主要是来自网易方面只顾及经济利益,善后处置有欠妥当。因为事件的发酵,在全网形成了对网易很不利的舆论压力,往深处查探,裁员风暴的背后是网易疲累当下的直接映射。

据了解,网易的裁员并非个例,在《网易裁员》一文中则称其高管对他表示,“严选、考拉、邮箱比我们裁得更厉害,让我接受这个结果。”

据此前搜狐方面的消息,网易自去年开始,裁员就已经开始了,直到今年3月,裁员仍在持续进行中。有网易员工在网上爆料,网易的裁员涉及大量的子公司业务部门,杭州研究院也成为网易下岗最受打击的部门,同时网易未央、网易云音乐等诸部门均未能幸免。

裁员、裁并业务、融资上市,频繁动作的背后是焦虑与慌乱,更是网易急功近利的企业文化的真实写照。网易在诸多业务上虎头蛇尾,均跟企业文化有关。

拿什么撑起下一个十年?

目前上市的公司中,位列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百度之后,网易的市值排在第七位。

在整个PC互联网时代,凭借PC端的游戏和网络媒体、邮箱等业务,网易位列四大门户之一,更是国内重要的游戏厂商。但如今在技术领域,无论是老牌的BAT,还是新兴的美团、京东等等,网易的技术都落后于时代。

之前,网易曾凭着邮箱、游戏业务在上一个时代占有一席之地;后来凭着网易云音乐和手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稍微立住脚。从目前来看,网易的业务主要是围绕着游戏、邮箱等老业务在进行,但在新的基础核心技术领域如云计算、企业通讯等方面并未见网易的身影。

以云音乐为代表的创新业务并不能立即带来相应的收益,在时间赛道上的战略性长跑不可避免,网易的营收暂时有且只有游戏能够顶着天。长远来看,游戏业务仍然是现金奶牛,但新游戏亟待破局;未来希望在教育、创新业务,不过现在它们需要解决的首先是温饱问题,其次才能谈发展。

长路漫漫,下一个十年,网易如何自处?需要网易仔细思考。

文,蛇眼财经记者/刘磊,公众号ID:sheyancaijin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栏目焦点
网贷聚焦
网贷知识
网贷政策
投资理财
论坛热议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